意识问题

医院搞安检纵难治本也有试行价值

在医院搞安检,说白了就是以技术解决人性与制度难题的思路。

这两天,广西南宁在全国率先“试点”医院安检工作的报道,引发广泛关注。身为医生,我对此有些话想说。

但有些现实场景不是纸面上的沙盘推演,暴力伤医事件频发是无可讳认的事实。何况,多个安检程式,未必会增加太多平衡“保障医院安全”跟“实现出入方便”的成本。

到医院也要安检,这听起来似乎有点无厘头。一个治病救人的地方,一切应以出入方便为主,搞个安检不是没事找事吗?

或许评判医院试行安检,需要多元化视角、参照社会各方的意见。但单从医生的角度讲,我的观点是:这纵难治本,也有试行价值。

针对医闹伤医行为,法律层面确实有很多从严追责惩戒的措施,但很多伤医行为呈现出了“瞬时失去理智”的特点。在此情境下,在事后惩戒强化之外,前置性预防显然也得设法加强。而相比于之前部分网友建议的“医生练武术”或“戴头盔看病”,事先的安检显然更具操作性。

记者在三峡大坝上游水域看到,“凯琳”号游轮靠泊秭归茅坪港后,大副程航行启动“净小宜”微信程序,网上申请交纳污染物。20分钟后,垃圾清运船运走了800公斤固体垃圾。随后,清运船网上提交转运申请,将污染物运至秭归福广码头船舶污染物转运作业点,由岸上环卫部门进行统一处理。整个过程实现了污染物接收转运及处置各环节的无缝衔接和信息化监管,有效降低了环境污染风险。

这样的理念一旦在人们的心中落了地,或许能让很多走进医院的人下意识地克制自己,当克制成为医院里彼此相处的主旋律,一些无畏的争吵就会减少,刺激恶性事件发生的相关因素也能减少。

针对船上污染物收集处置及港口接收设施能力不足、转运处置设施衔接不畅的问题,三峡大坝所在地湖北宜昌上线运行船舶污染物协同治理信息系统“净小宜”,并在长江沿线待闸船舶集中区域,布局建设污染物接收转运码头(点)10个,对船舶污染物实行定点、集中接收转运上岸。

据宜昌市物流业发展中心副主任江华介绍,目前宜昌正推进多式联运发展和港口型国家物流枢纽建设,以三峡大坝为节点,以坝上茅坪港、坝下白洋港为核心枢纽,构建便利疏港运输,实现水、铁、公高效联运。此举全年可分流三峡过闸运量约800万吨,既减轻了货物过闸压力,又缩减了船舶滞留三峡坝区的时间,减少了船舶污染排放。(完)

在网上,有些人说,医院搞安检是扬汤止沸。这不无道理:以安检避免伤医行为,确实治标不治本,这是常识——杜绝伤医事件的根本,还在于解决制度性难题与信息不对称问题。就算安检机器能将管制刀具挡在医院门外,也难避免有些人拿其他工具施暴。问题是,理论着眼的有时是“无菌环境”,而现实要顾虑的则是复杂情形。治本谁都期许,但不仅难还需要时间。

为破解待闸船舶集泊带来的污染难题,通航、海事、环保、交通、电力等部门多方联手,对三峡坝区水域过闸船舶实施油污水、垃圾全部接收、上岸处置,并建设三峡枢纽核心水域岸电试验区,在三峡坝区全面推行清洁能源。目前,岸电用电量累计达580万千瓦时,有效减少了船舶污染排放。

在医院搞安检,说白了就是以技术解决人性与制度难题的思路。现在安检技术设备不断升级,人们过安检需要的时间不断缩短,也能减少“增加安检程序”带来的时间成本。

“不能治本”,也不是否定“治标价值”的理由。在“抽薪止沸”难上加难的情况下,“扬汤止沸”的作用不必全盘否认。拿医院安检来说,此举至少可以保证在冲突发生的瞬间,有些人无法方便地找到凶器,继而对减少恶性事件发生或降低后果起到切实有效的作用。除了防范于先,安检制度建立的更大意义,在于能帮助很多人确立某种理念:那就是,医院是个严肃的场所,不是一个可以随意撒泼的地方。

从一般意义上讲,医院就是提供医疗服务的场所,本身和暴力没有什么关联。但在实际运作中,医护人员经常面对牵涉人身安全的时刻,由于医患可能都处在紧绷情绪中,有些摩擦也很容易被某些琐碎细微由头给引燃。再加上信息不对称跟第三方调解机制缺位,纠纷很容易产生。